紫色风信子的传说 紫色风信子的花语的什么

  • A+
所属分类:花语大全

紫色风信子的传说紫色风信子的花语的什么

紫色风信子的传说 紫色风信子的花语的什么

紫风信子的传说

在天与地的交界处,有一个很美很美的国度,那里四季如春,遍地花香;那里宁静和谐,不被外界打扰;那里有着世间最美丽的一切……

那就是花之国。我们的故事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风信子,你又调皮了!”白风信子无奈地摇头叹惜。身为大姐,她无时无刻不为这个整天调皮捣蛋、精力充沛的小妹头痛不已。

“大姐,她已经被你宠坏了!”二姐蓝风信子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她不客气地瞪着小妹训斥道。

“为什么你就不能安分一点,为什么要去招惹月桂?”没有回音。

“风信子!”白风信子和蓝风信子耐心尽失,同时大叫出声,有这样一个妹妹真是前世作孽,在她的字典里永远找不到“听话”这两个字。

“大姐,二姐,不用这么大声,我的耳朵又没有毛病。”风信子终于抬起了头。不得不承认,她是所有花精灵中最美的精灵,拥有一张比天仙更完美的脸庞,乌黑的长发留至足踝,而她最美的地方莫过于她的双眸,永远都散发着眩人的光彩,仅此一双眼睛已足矣。如果不是因为她太过顽皮,恐怕早就被天宫召去,晋升为神族了。

白风信子再次叹惜,这小妹美的出奇没错,却也刁钻的出奇。

“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们说话?”“听到了,不就是怪我让月桂掉进了泥坑里吗?”风信子撇撇嘴角不在意地回答,“可错又不在我,谁

叫她先骂我小妖精的,活该倒霉!姐,你们不要总是责怪我,我只是偶尔会犯一点点小错而已。”“偶尔?”白风信子仰天长叹。

“一点点小错?”蓝风信子几乎昏倒,“昨天与胡桃先生斗智,气得他裂开了肚子;前天与水芋比美,害得她躲起来再不敢现身;更不用说把乱七八糟的思想灌输给白菊,让他是非不分。天啊!再这样下去,花之国会毁在你的手中。算我求你,不要再捣乱了,可以吗?”

风信子却耸耸肩不以为然地笑着说:“我不认为所有的错都出在我的身上。胡桃先生太自负,以为自己的才智世间第一,我只不过告诉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水芋更是骄傲,仗着自己的美丽在花之国横行霸道,真搞不懂她,难道美丽能永恒不变吗?至于白菊,他的思想过于保守,时代会改变,是是非非又有谁能真正分得清呢?

更何况游戏和运动是我的天性,这样也算是错误吗?”“可是,这种事轮不到你来做呀!”白风信子担忧地轻声说,“我们只要坚守自己的本分,守住各自的本体,任凭世间如何变化都于我们无关。风信子,不要忘了,你仅仅是个微不足道的花精灵而已,如果你的行为触怒了神灵,将会导致自己的灭亡。为了你好,还是快一些选择属于自己的颜色,让自己定形吧!”现在的她太过危险,很有可能会为自己带来灾难的。

“我也想快点定形,但是始终找不到适合自己的颜色。大姐温柔美丽,所以白色最适合你;二姐热情奔放,蓝色也很不错,总觉得属于我的颜色一定会自己出现的,所以不用那么急着去决定嘛!好了,我听你们的话,现在就回到本体身边,这样总应该没问题了吧?”她笑着准备离去。

“小妹!”白、蓝风信子突然异口同声,脸上现出了少有的愁云,“记住!你是花的精灵,绝对不可以和异类交谈。”风信子调皮地扮了个鬼脸道:“真不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花之国是完全封闭的世界,连神族都不能自由来去,我到哪里去和异类交谈?”她一蹦一跳地离开了。

她的两位姐姐不禁哀伤地轻叹,也许是她们杞人忧天,可她们都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她们那美丽的小妹有一个无法抵挡的劫数,她们终将失去她!

坐在风信子丛中,风信子安静地编织着花冠,其实她真正喜欢的是宁静,只不过大家都不知道罢了。要问她有什么梦想,那就是永远的做一个快乐的风信子精灵,所以她总是把自己的希望和梦想都融花冠之中。含着淡淡的微笑,风信子望着这片依旧是透明色的花丛,没有颜色又如何,透明的风信子不也很美吗?姐姐们太过死板了。

一道突来的金光使她好奇地仰起头,好耀眼的光芒,是谁?花之国里应该没有精灵能拥有这么强烈的光芒才对。接着,映入她眼帘的是名很特别的男子。一头耀眼灿烂的金发,一双充满睿智的眼眸,一张俊美无双的脸庞,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神情很冷漠。奇怪,她没有见过他耶!

对了!他一定是迷路了,那么指引他回到原来的世界应该不算是和异类交谈吧?风信子调皮地吐了吐舌尖,笑眯眯地问道:“你是不

是迷路了?”他仅仅是漠然地看了她一眼,缓缓地开口道:“你是花的精灵?”“是啊,我守护风信子。你是谁?”风信子侧着头有些困惑地望着他。

“一个无关紧要的过路者。”他低声回答。她竟然只是个精灵,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并非指精灵族的精灵不该拥有这种举世无双地美貌,而是那隐藏在美貌之后的纯然和灵气甚至已经超过了神族所能到达的境界,所以他现身想要仔细地探索其究竟。

“过路?”风信子皱了皱好看地柳眉,怀疑地将这个闯入者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然后摇头道,“这里可是连神都不能自由出入的地方,你居然说过路,呃,你该不会是恶魔吧?”她大胆地猜测着。

恶魔?他?!她在胡说些什么啊!“小精灵,能不能告诉我你刚才为什么含笑编织着花冠?”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快乐恬静的神情,宛若一股暖流融化他心底的寒冰,那种感觉很奇特。

风信子侧着头眨眨眼睛回答道:“这也需要理由吗?我只是觉得自己过得很快乐啊!难道你不知道什么是快乐吗?”男子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异常冷漠,仿佛拒人以千里之外。他转身欲离开,但是风信子却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说:“不可以哦!不可以连快乐都忘记,否则生存还有什么意义?”他震惊地回过头望着她,不可能!她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穿他的内心,如果她是他的敌人,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你真的只是花之精灵?”他再一次询问。

风信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笑着将手中刚刚编织完成的花冠递给对方,“送给你。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却很清楚你我并非同类,可无论是谁,若是连快乐都忘记了,那岂不是太可悲了吗?只愿这花冠能带给你些许快乐,那么我就很高兴了。”男子怔怔地接过花冠,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中不断地回荡,是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忘记感情的呢?喜怒哀乐都远远地离开了他,他成功地做到了无悲无喜,也成功地成为了天帝最青睐的大将,但却从那时起就觉得生命中少了一样东西,很重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然而答案居然由这个小精灵告诉了他,原来他忘记了快乐。

“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没有任何预兆的,风信子突然踮起脚在他的脸颊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然后对着他露出了最美丽的笑容。

命运被改变了!男子震动不已地望着她,她可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

“当你寂寞的时候可以再到这里来,我会等你的。永远哦!”风信子吐了吐舌尖随即迅速一溜烟地跑开了,转眼间只留下银铃般的笑声,

以及久久飘荡于风中的一句话,“只要你能快乐,我就满足了。”

男子无法置信的立于原地,长久以来他一直是独来独往,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关怀。他是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然而这个小精灵却轻而易举地使他感到莫名的轻松,为什么?

可是……他狠狠地咬了咬牙大声说道:“今天的一切都只是意外,希望你能够忘记,我不会再来这个地方,明白吗?”趁着命运尚未被完全改变之前,他必须离开,她应该拥有更美好的未来,所以他绝不能让她失去现有的一切。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所有的风信子都垂下了头,是伤心?还是失望?

风信子变了。

不再顽皮,不再嬉闹,她变得好安静,总是安静地坐在属于她的那片风信子丛中,静静地编织着花冠,时而仰头望着天空发呆。

“妹妹,你究竟怎么了?”白风信子不安地询问。

风信子微笑着摇头道:“我没事,只是在等一个人。”“笨蛋!”

蓝风信子焦躁地叫道,“我不是警告过你吗?我们是花仙,不可以与异类交谈,等人?你是不是疯了?”“妹妹,快放弃你那个愚蠢的想法,否则等待你的只有毁灭啊!”白风信子更焦急了,她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妹妹走上一条不归路。

“太迟了,”风信子轻轻地笑了,“当第一眼看到他的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很清楚地明白自己已经爱上了他。他的神情虽然是那般冷漠,可是他的眼中却充满了寂寞,他一个人在忍受着那痛苦的寂寞,让我觉得心口好痛。所以我想要看到他的笑脸,这就是我现在唯一的心愿。

姐姐们,原谅我的固执,也请你们让我再固执这最后的一次,好吗?”

“不后悔?”蓝风信子凝着泪水哽咽着问。

风信子抱以柔和的笑容,美眸中尽是奇异的光彩,“为什么要后悔呢?我很幸福呢!”白风信子和蓝风信子黯然地离去,真的来不及了!她们终究还是失去了这个最美丽的小妹,傻呵!真的是好傻!

风信子继续编织着花冠。“呼!”突然之间,一阵猛烈的大风向她吹来,风势之猛令风信子几乎无法站立。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起大风了?

“该死的精灵!”狂风中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她一步步地逼近风信子,美艳的脸上尽是愤怒,她尖叫着:“你有什么资格竟敢勾引他!”风信子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她吃力地开口问:“谁?你是谁?”“还不明白吗?”狂风阵阵,风中的美女发出刺耳的笑声,“我是天界掌管风的女神,而他则是天帝最信赖的雷神,我和他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凭什么爱他?如此卑微的你竟妄想拥有神明?不可原谅!我爱了他几千万年,难道还比不上你吗?放弃他,快放弃他!你们根本不相配!”“他是雷神?”风信子对此仅仅是淡淡的一笑置之,“那又如何?我实在不明白你今天到此的目的,既然你认为你和他才适合,又何必对我说呢?就当作我是在做白日梦,不就好了吗?但是我呀,也有一句话要对高高在上的你说,你认定自己爱了他几千万年,可是居然不知道他一直都很寂寞,这样的你是否真的懂得什么是爱吗?亦或者你只是把他当作炫耀自己的资本?!不可原谅的应该是你吧?”正因为这样,才剥夺了他所有的欢乐!

“可恶!”风神被彻底地激怒了。她挥舞着长袖,怒喝道,“卑微的精灵,你在自寻死路,我这就成全你,让你从这个世间永远地消失。风啊!听从我的命令,按照我的执意去摧毁她吧!”风沙无情地扬起,它夹带着无比的怨气直直地冲击着风信子,划破了她晶莹剔透的脸庞,弄伤了她美丽无双的眼睛。鲜血缓缓地自她眼中流出,然而她却没有躲闪,更没有求饶,她只是定定地望着风神,嘴角甚至于凝着一抹淡淡地笑意。

“你为什么还在笑?”风神被她的奇怪举动所迷惑,莫非她已经疯了?“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即将消逝?你难道不知道你那双引以为荣的美眸即将失去?你不怕吗?”“我所失去的只是这幅皮相而已,天地间自有轮回,灵魂是不可能消失的,那么我又何需惧怕?即使今生无法与他相依也还有来世,我只是为你而可悲,因为你注定将要失去他。”力量在迅速的流失中,风信子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她的双眼已经无法承受如此猛烈的风沙,恐怕是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了。唯一令她感到遗憾的是见不到他,神啊!她只乞求能再让她看一眼,只要一眼就好!

“小精灵!”猛然间响起了她期盼已久的声音,风信子不由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她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而与此同时,她的世界也变成了一片黑暗,再也、再也见不着光明了!

雷神迅速地抱住她娇柔的身躯,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愤怒地狂吼:“风!你为什么要伤害她?她并没有犯下任何错误,为什么一定要让她承受这种痛苦呢?她是这样的纯真,你为什么要执意摧毁她呢?”风神凄惨无比地苦笑道:“我伴随在你身边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爱着你的!可是你却从未理会过我的存在,而只有一面之缘的她却让你神魂颠倒,我如何甘心?你让我情何以堪啊!”她输得好难看!自始至终,他的心里都没有她的存在。

“那么现在你就满足了吗?”雷神冷冷地望着她,“我将伴随她的离去而离去,我已经脱离神族了。你走吧!”风神踉跄地退后了好几步,他那冰冷的眼神令她心悸,她已经彻底地失去他了。“我诅咒!

我以风的名义诅咒你们,你们不会幸福的!无论轮会多少次,只要你们相遇,就是悲剧的开始,你的爱将使她走上绝路,她最终一定会因你而死!你们永远都不能拥有幸福!永远!!”傻啊!何苦呢?她早已是千疮万孔,她为何要如此执着呢?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风信子微笑着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他的脸庞轻轻说,“终于还是等到你了,我好高兴!”雷神望着她的双眼,曾经眩人的光彩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更美丽的眼睛,雾气沉沉,虽然全无光彩却仍然美得不可思议,天地间只可能有一双这样的眼睛!

“我呀,其实在第一眼看见你时就已经爱上了你,”风信子深深的吸了口气,她能强烈地感觉到生命的流逝,如此脆弱的生命啊!

“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只为自己无法常伴你左右而遗憾,因为你将无法再快乐。”“傻瓜!”泪水缓缓地自雷神眼中流出,“你明知道

爱上我的后果就是毁灭,又为何执意让命运改变呢?如果没有我,你会永远快乐的做个无忧无虑的精灵;如果没有我……”“这就是缘分!”

风信子含笑打断了他的话,“接受轮回后,无论你变成何种模样,我都一定会爱上你,然后给予你快乐,怕只怕将来你会认不出我。”

“绝不会!无论轮回多少次,我都永远不会忘记你,就算一时被蒙蔽,最后我也一定会知道你是我永远的伴侣。”怎能忘记?怎能忘记这双天地间仅有的美目?

“即使我没有了美丽的眼睛?即使我的容颜不再夺目?”风信子在一瞬间竟然洞悉了他的想法,显得有些伤心。

雷神为之一愣,而后坚定地说:“是!只要是你,我就一定会知道,因为只有你能使我拥有快乐,我……”风信子及时的捂住了他的嘴制止他继续往下说,她梦邑般地含笑低语:“我希望在来生听到你的告白。我会等你,一直等到与你重逢的那一天。来!我们拉勾约定,不可以反悔。你一定要来找我,找到真正的我……”她以冰凉的小指勾住了他的小指,然后突然的,风信子的手无力的落在地上,双眼也随之合上,但嘴角却含着一抹醉人的笑容,美得惊人!

她的鲜血迅速染遍了身边的每一株风信子,待血凝固之后,这些风信子竟全部变成了紫色,一片朦胧的紫色,美得无法形容!

紫色风信子的花语是悲伤,嫉妒,忧郁的爱,对不起,得到我的爱,你一定会幸福快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